“最美医生”张忠德:中医“慢郎中”,抗疫“急先锋”

代学网课.png

本站代学继续教育、专业技术人员在线、各类网上学习任务。
我们是专业代学拥有多年学习经验,安全快速高效。
100%包过,欢迎联系:QQ:323436634,微信:Shuake666888

  德叔很忙。自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这一年多来,他的行踪遍布全国多地,哪里有疫情,他就出现在哪里。

“最美医生”张忠德:中医“慢郎中”,抗疫“急先锋”插图

  德叔大名张忠德,是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,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(广东省中医院)副院长、主任中医师。平日里,他是街坊熟悉、喜爱的广东省名中医,是望闻问切、对症下药的“慢郎中”。疫情暴发后,他成为疾如风火、驰援全国抗疫的“急先锋”。7月28日,他从云南瑞丽直奔暴发了本地疫情的江苏南京,这已经是他的第七次“逆行”抗疫。

  从同事们口中得知自己获得2021年“最美医生”称号,德叔的第一反应是意外,接踵而来的,是更为强烈的责任感。他说,“我想努力实现自己的诺言——行医如行善,择善而行,大爱无疆。”

  急先锋

  逆行抗疫、日夜连轴

  8月的南京,气温最高达30多摄氏度。

  早上6点,德叔起床简单梳洗,启程前往30多公里外的医院,交班、讨论病情,忙到10点多再进病区查房,一查就是三四个小时。

  “穿着厚重的防护服,怕上厕所,不敢喝水。”一番鏖战下来,硬朗如德叔也有点吃不消。下午回到酒店稍事休息,马上又迎来各种会议和病例讨论,一直到晚上10点过后才能停下来。

  把自己“抛”在行医的路上,漂泊异乡、日夜连轴,是德叔今年的主旋律。从去年1月24日赴湖北武汉开始算起,这已经是他的第七次逆行抗疫。

“最美医生”张忠德:中医“慢郎中”,抗疫“急先锋”插图1

  今年1月12日,河北邢台;3月31日,云南瑞丽;5月16日,辽宁营口,26日完成援助任务返穗,正面碰上广州本土疫情。结束家门口的一仗,7月7日,他再次驰援云南瑞丽,直至28日奔赴江苏南京。

  全国奔忙的德叔很急。他的急,是基于对病人的责任感,是一种勇气和执念。

  “5月以来的3场本土疫情,云南、广东、江苏,都是德尔塔毒株。”德叔说,从中医的角度,经过反复比较,德尔塔的总体核心病机变化不大,以热湿毒为主,属虚症,但德尔塔的症状比以往更重,“广东的高热病人特别多,云南、江苏的高热和胃肠道症状病人都特别多。”

  前段时间,南京一对50多岁的夫妇高烧不退,出现气喘、血氧低、胸闷,极度没胃口,几乎需要插管。

  德叔和团队通过中西医一起查房、制订方案,用个性化的中药汤剂和中成药,经过两天就稳定住了病情。其中,丈夫蒋先生的血氧维持在不需要插管的水平,体温下降到38度左右,胸闷气喘明显缓解;太太王女士恢复得更快,第五天就转为普通型。

  征战多地的德叔,根据各地病人特点进行细微调整,以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式,在改善症状、阻断普通型向重症发展等方面收到很好的效果。

  有时候他显得像个“医痴”。“我们做医生的,碰到哪里有疑难病人,就应该冲上前去。看到病人康复,也会自然而然有那种充沛的自豪感。”

  他的急还来自对生命的珍视。德叔曾经与非典病魔正面搏斗过,这也是他行医济世“第二生命”的起点。

  2003年,面对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,时任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主任的德叔,与护士长叶欣不约而同作出一个生死抉择——包揽对急危重非典病人的检查、抢救、治疗和护理工作。

  一名病人情况急转直下,德叔与叶欣为其插管、上呼吸机,两人因高风险操作而接连“中招”。发烧、呼吸衰竭,他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,将写好的遗书压在枕头底下,“后来的每一天,都觉得也许是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了。”

  几天后,叶欣牺牲的消息传来。后面的许多年,每逢清明,医院都组织同事一起为叶欣烈士扫墓。他从来不敢与大部队同去,只选择提前一天和家人一起前往祭奠。

  经历过生死,德叔更加敬畏生命。

  “非典成了我当时最大的挑战,而且是最没准备的一个挑战。”第19天,张忠德出院,他把这一天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生日,“整个广东对我们倾尽全力救治,这就是我第二次生命的开始。更善良,敢担当,知回报,这是我领悟到的东西。”

  慢郎中

  快40岁才敢说“可以养家了”

  在成为全国知名的抗疫英雄前,“找德叔看咳嗽”是街头巷尾“老广”们的专属台词。作为中医世家甄氏杂病流派传人,他擅长运用中医治疗呼吸道疾病。

  几年前,德叔的儿子高中毕业,要学中医,斩钉截铁。“如果你不让我学医,我就去学一个我不那么爱的专业,不回家了。”

  但中医这条路太苦了。看着眼前的儿子,父亲是欣慰的,也是纠结的。

  “年轻人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磨炼。前期一定要吃苦,要把基础慢慢打牢,就像工地,根基越牢,房屋坚固程度就越高。”一句话里四个慢字,德叔说得也很慢,字斟句酌。

“最美医生”张忠德:中医“慢郎中”,抗疫“急先锋”插图2

  在中医的哲学里,有时候慢即是快。

  德叔的慢,来自他在中医这门经验医学上数十年如一日的浸淫,是能“镇得住场子”的深厚积累和底气。

  1988年,还未被尊称为德叔的张忠德从广州中医药大学毕业,走进省中医院的大门。前5年打基础,后5年干专科,学习、考试、值夜班、查房,占了他生活的大部分。“当时就是狠下决心去学。”

  选定了呼吸疾病研究方向后,1995年,张忠德来到钟南山领衔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进修,结合中医理论开展实践,一学就是18个月,直到从钟南山手中接过毕业证书。

  “真的,到了快40岁,我才敢跟家人说,我能养你们了。”这是一段漫长的培养之路,德叔不问目的,不计回报,埋首耕耘,终成大家。

  在与新冠肺炎的较量中,“慢郎中”化身“急先锋”,全国人民都看到了中医药的实力。

  在南京,一名患者只有4个月大,高热不退,家属焦急地询问,能不能用中药治疗?可以!

  德叔按幼儿特点、根据病机开取处方,安排煎煮团队以个性的方案处理,慢工出细活,制出20至50毫升的小剂量,再由病人家属分五六次喂下。幼儿一次只喝数毫升,但终归是缓缓把药全部喝光了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两天后,幼儿的高热症状消失了,目前正等待转阴。

  2003年非典,2009年H1N1流感病毒,2013年H7N9型禽流感,2014年登革热疫情局部暴发,到近两年的新冠肺炎疫情。德叔和同事通过中西医结合的办法,把一场接一场的硬仗都拿下。

  “无论在广东、云南还是浙江,我都能看到中西医协同作战进行救治,不分你我,一切为了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。”南征北战一年多,德叔深有感触。

  “现在疫情防控不管在哪里,中西医都是非常融洽的,组建队伍,病例讨论,共同查房,大家互相信任和支持,发挥自己的优势和长处,能够让患者获益更多,让救治成功率更高。”

  南方日报记者 钟哲 实习生 饶应洁 张诗瑶

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如有侵权等不妥之处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继续教育代学代看代刷网 » “最美医生”张忠德:中医“慢郎中”,抗疫“急先锋”

提供最优质的网上学习任务集合

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